6/21/2015

最好的年代就讓他留在最好的年代

1980年到1990年代一直是我心中最好的年代
歌好聽戲好看,可惜的只是當時年紀小
今天
我遇見了羅大佑
已經老老的羅大佑
聽他唱愛的箴言,的確是還原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80年代

常常會有點沮喪回不去那個我認為最美好的年代
但是這是因為真的那是個最美好的時代還是前男女友效應?
過去的所留下來的都是最美好的
所以呢!我應該珍惜現在的這個年代,把那個年代留在最好的位置

11/17/2014

賭博是需要天份的

賭博的天份源自於自制力

當連勝文在辯論場上被打得滿頭包,下台又繼續邀柯文哲再一場
這就是標準的輸不認輸,傾家蕩產的性格

柯故意提議那來辯論醫療
連一口答應
這就是搞不清楚自己擅長甚麼,什麼都賭的爛賭徒性格

這場選戰其實我真的沒料到會選到今天這個樣子

事實上,國民黨推連勝文出來競選,圖的就是賭你臺北市藍大綠小
想不到,連勝文會把坐著選就能贏的臺北市搞到老爸老媽急到出來辱罵對手

雖然我到今天還是覺得很"奇蹟"
可是這完全是要感謝藍營賭錯方向

但是我也深信,臺北市藍大綠小的政治版圖分布不會在這次的選舉一次翻轉
臺北市是無法像高雄一樣,一次鯨吞後就變成綠大藍小
可是臺北市會被"拒絕藍綠惡鬥"的想法所蠶食

未來的台北,藍綠不再是絕對
我相信,我期待

11/14/2014

忍耐是會有期限的

當了公務員之後,鮮少照顧這個blogger
因為我怕自己不小心抱怨太多,講太多不該講的事
所以就乾脆少來~

我覺得我在這裡三年,應該夠我寫一本~我在公務機關的日子  
我就像個臥底一樣,沒辦法認同這裡的文化,卻又走不掉(辭公務人員要跟很多人交代)
想想,當初如果沒有考上或許對我更好
不過,就是考上了,才讓我更了解公務體系

以後遇上要跟公務機關交手的時候
嘿嘿  老娘我才不怕你哩

還是先講到這裡好了
哪天看到我在自己的blogger放肆亂講的時候
就是我離開的時候了

9/09/2014

橋梁橋樑傻傻分不清楚又如何

橋ㄌㄧㄤˊ到底是要寫成橋梁還是橋樑
正解是橋梁(有疑問者請自行google)

這件事有很重要嗎?
在公務機關裡很重要!

我覺得在公務機關的時間是我錯字最少的時候
長官最愛挑錯字,一件公文送了再送送了再送
常常都只是因為用字或是錯字
但是重點是------整份公文的內容很少被重大變動
可是我們就是要這樣被改,這樣被訓練奴性
好吧~! 如果這樣可以讓大家中文變好,或許也是好事情一件

但是我想問一件事,如果你的小孩在學校寫橋梁被老師改成橋樑
你會怎麼辦?
我想  大部份的公務員都會跟孩子說:照老師的改

是囉!!!!!!那請問你在辦公室是在堅持個鳥啊
語言專家跟營養專家一樣
動不動就提個反向意見來確認自己的存在
我小時候   國語教裏面  我妹就變成裡面
小時候聽說喝咖啡會骨質酥鬆,長大聽說喝咖啡可以防癌

哀~培養中文能力不是壞事,但是一個政府如果只專注在培養中文能力
那不就悲哀了!

8/15/2014

我肯定不會愛這個工作

100年11月1日-103年8月15日 這是我在南投工作的日子
剛來的時候剛好在撥 我可能不會愛你
每次週末回台北,總要在星期日十點趕回來看,有一次車子誤點還讓我發脾氣
(真是太愛生氣)

拜住辦公室之福,我可以從8/15凌晨零點零分呆到下班,好好收我的桌子,不自覺在youtube撥我可能不會愛你,突然憶起我剛來的樣子

為什麼這麼晚收桌子呢? 因為下午被老闆叫去談,出來跟同事談,晚上秀鳳帶了小傑來跟我面會,有那麼一點點哀傷,因為我可以再跟秀鳳約在台中吃飯,但是可能很難跟一隻雪納瑞相約在南投市以外的地方,看到小傑反而更提醒我我真的要離開這裡了

我肯定不會愛上這個工作,但是這裡還是有很值得我博感情的同事


10/03/2013

只剩一張嘴

我很愛罵台灣,先講,不喜歡可以跳過

前幾天看WTO姐妹會,這節目裡有一個常常來的德國人叫阿福

那天阿福講到他生在一個高品質的國家,不像台灣什麼都差不多....來台灣才知道路可以這麼不平,開車很像在開船一樣,不拉不拉不拉

這時候來賓插話了,就是因為路不好所以我們才要開好車阿,接著主持人接著答腔,一搭一唱的確是讓阿福閉嘴了,節目就在此起彼落的笑聲中...結束了

好吧,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,反而覺得很可恥,阿福的確是臭屁了,也確實打擊了台灣人的自尊心,但是阿福說的是事實,台灣人的回應不再是虛心檢討,卻是用了自以為聰明的方式回應,如果我是阿福,我一定也接不上話,搭不了腔的原因,絕對不是他認同來賓們的說法,而是心中OS~難怪台灣不會是一個強國

台灣人-千萬不要只剩一張嘴

9/23/2013

胖達人與王品都犯了全台灣企業都會犯的錯

從戴董事長說 : 一個月領不到5萬要打電話回家跟父母拿之後,王品就站在浪頭上了

最近又爆出,王品其實也只是血汗餐廳,一點都不像是外界想像的幸福企業

其實,王品也犯了胖達人的錯,只是對象不同而已

我很久沒吃王品,不是因為我對戴董有什麼意見,只是我討厭坐在餐廳吃生產線產出的食物,機械式地點單,制度化地出菜,連生日橋段都一模一樣,更讓我受不了的是,王品不斷用相同的模組套在不同的食物上,不斷複製相同的成功經驗讓我覺得...飽了

【台灣醒報記者黃文瑜台北報導】王品集團26日舉辦徵才活動,起薪從24k到27k,管理階層則是33k起。但相較於王品集團董事長戴勝益曾說的:「用一個月兩、三萬元的薪水,交換員工一生的青春,很不道德!」網友認為戴勝益顯然自打嘴巴。

這是又何必? 一家店要做起來很困難,但是要把自己搞倒是很容易低!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公司這麼愛打臉! 小時候媽媽沒有敎過你嗎? 講一個謊話就要用100個謊話來圓,圓不了的時候就是自己找難看

想起了許冠文的雞同鴨講,王品就像極的戲裡的丹尼漢堡,連鎖店的經營管理,難免失去人性,畢竟老板都離基層員工很遠,中階主管為了績效,拿著雞毛當令箭也是家常便飯,就這樣,績效掛帥掛久了,人性也離你越來越遠,我實在很想知道以前的王品是不是就這麼血汗,就像當時我也很想知道胖達人是不是一開始就騙人一樣,或許是因為我比較能理解人有時候受不了利益的誘惑,但是如果初衷就不良,我會覺得一點原諒的理由都沒有

台灣這幾年,行銷當道,產品行銷,形象也行銷,王品算是很成功的形象塑造企業,行銷到後來幸福企業也可以跟好吃掛上等號,不知道王品這次的新聞會引起多大的波瀾,但是我希望的是台灣社會可以對行銷這件事情多一點省思,過分相信行銷的結果,會讓人失去對事情的判斷力,多想想吧! 別再聽什麼是什麼了。


阿丼

阿丼
我爸的狗, 不是我的喔

網誌存檔